2013年10月13日 星期日

《檔案材料中的倪柝聲形象》講座會後感

   湃  恩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宗教與中國社會研究中心與中國基督教史學會,於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四日,在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合辦了題為《檔案材料中的倪柝聲形象》的講座。由福建師範大學中國基督教研究中心常務副主任郭榮剛先生主講,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宗教與中國社會研究中心副主任邢福增教授回應。筆者有幸參加,並從講者及與會者身上獲益不少。




  倪柝聲先生,作為中國基督教最重要之一,且具有世界性影響力的一位領袖,對於其生平與神學思想,中外學者們已進行許多研究,且已形成基本印象。然對倪氏於教會事工之外的一段營商時期,歷來因缺乏史料,故鮮有研究。講者郭先生在查閱國內現已開放之檔案的基礎上,以『檔案材料中的倪柝聲形象』,試圖為倪氏補描出一完整形像。

  倪柝聲於1922年得救起,即全時間事奉主。他的職事,可見於其個人見證,乃在於引導信徒經歷基督作生命,為著建造教會,並按照聖經榜樣實行教會生活。[1] 1937年起,因爆發中日戰爭,各地信徒避難流離,致各地教會面臨嚴重的經濟問題。[2][3] 故倪氏同年於上海辦生化藥廠,由他曾修化學胞弟倪懷祖任廠長,將利潤補於教會及同工生活之用。自此,倪氏在其教會事工外,一邊幫忙打理藥廠事業。然而,此事漸引起上海教會內的非議。此事愈演愈烈,致倪氏於1942年起無法公開盡職,達六年之久。至1948年,藉李常受恢復其職事。1949年,政局更迭後,其生化藥廠仍繼續運作。1952年,倪柝聲被捕。1972年,倪氏於監獄中去世。
  鑑於歷史及政治緣故,對於倪氏於經營生化藥廠時期及這方面的歷史,歷年來多屬流言揣測,缺乏可信史料,鮮有學者在這方面進行可靠研究。近年,部分一手史料在國內得公開,講者
在所得之檔案材料上,對倪氏進行深入探究。所得結果有四:(一)倪氏家庭,包括其父母,一直熱於參與政治;(二)倪氏辦生化藥廠,全然是要供給教會;(三)由於辦生意,倪氏與政治(國共兩黨)人物一直保持密切往來(藥廠主要生產軍用藥物),然而,沒有證據顯示倪氏本人參與任何政治運動;(四)大陸政局變化後,倪氏對政府態度,一直非常順從,具愛國情操,也不怕被誣衊罪名,並非如一些外界過去所視為『抵抗英雄』

  講者總結其研究指出,今天我們從原始檔案可認識倪氏其較真實人性的一面,他非一完美的『屬靈人』或『殉道者』:在教會事工外,他會與政治人士交往;對於經營生意,他也是因材而用的;面對新政權,他也會有擔憂和懼怕的時候,也是非常順從。講者認為材料展示出倪氏實乃為一『正常』人,有其非常富有人性的一面。他認為倪氏著作主工人的性格》一書中提出主工人的品格特點,倪氏不僅應用於所有為主作工之人身上,他本人也活他所說的。最後,講者補充,是次研究,為根據現存最多所得檔案材料。還有許多官方原始史料,尚未能完全公開。將來若有朝能公開,還有待學者繼續考究。

  邢教授在回應中指出,一般古人對一個歷史人物的評價標準為三不朽:(一)立德,(二)立功,(三)立言。雖然仍有不少人對倪氏形像有爭議,但根據檔案材料中的補描出倪柝聲形像,總括來說,倪氏仍算是中國基督教史上少有的一個可以達到『三不朽』的人物。

  經此座談會,筆者覺得倪柝聲先生雖已離世超過四十年,但聖靈在信心裏,藉著他的所言和所行仍舊向人說話,激勵、幫助和供應今天許多神的兒女們。確為:『儆夫雖去,柝聲仍鳴。』會後,有兩節聖言在筆者裏面泛起:『但你所學習、所確信的,要活在其中,因為知道你是跟誰學的。』(提後三14。)及『要記念那些帶領你們,對你們講過神話語的人,要效法他們的信心,留心看他們為人的結局。』(來十三7。)



[1] 倪柝聲著,《倪柝聲弟兄三次公開的見證》,臺灣福音書房,第二篇
[2] 金彌耳著,戴致進譯,《中流砥柱-倪柝聲傳》,中國主日學協會,第十四章 引退
[3] 李常受著,臺灣福音書房,《歷史與啟示》,第八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